【周叶】千岁忧 之三十三

第八回 千秋万岁名

 

掩上了佛堂的门,陈果站在原地怔了片刻,才意识到今夜正是满月。

她走到庭中,抬头望见深蓝夜空之上一轮寂寥满月,往日闪烁的繁星竟似都不知躲去何处了。朔方的冬总来得比别处早些,此刻吐息之间已有白雾氤氲,她站在庭中一刻,便觉寒气从脚上侵上来。

近来接天堡中,多少有些人人自危的气息。贺堂主在江湖上做下了大事,磬天堂原来是前朝血脉,朝廷已是点齐兵马要来攻打……如此消息纷至沓来,做事的下人不敢议论,能寻到门路的已是逃了,剩下的多多少少都有些忧惧不安。

打仗到底是什么,朔方一地打了这许多年仗,北狄蛮人来了又走,之后又是常年马贼纵横,将这一片苦寒之地蹂躏得家无成男、村不成村。好容易凭着磬天堂过了几年安生日子,如今一听又要打仗,哪个又能心里不惧。

陈果却还记得最初随着爹娘逃荒时来到磬天堂的日子。那时候磬天堂还不是今日武林中响当当的大势力,接天堡远不似今日戒备森严,也没人想过少主人身上是不是藏了什么国仇家恨。那时她刚学着在老妇人身边做事,总能见到前来请安的少主。但现在,陈果已经无法从眼下的堂主身上找到当年那个瘦削而沉默的少年的身影了。原来那个少年不会将老夫人谆谆教导视为妇人之见,也不会满口都是光复赫连天下,更不会在老夫人的泪眼前冷冷丢下一句“你不是我的母亲”便拂袖而去……

打那之后,老夫人便将自己关在了佛堂之中,整日念经,不肯稍离须臾。便算陈果百般劝慰,也只能令她稍进饮食。此时,那一声声木鱼声仍在院落中回荡不绝,陈果立在寒月之下,只觉得诸般烦恼忧惧一时纷至沓来,竟也无个头绪。

偏就这时,有人叩了一叩门环。

陈果心情正坏,但总也不好搅扰老夫人清修,只得趋步走到门前,道:“老夫人已是歇下了,有事明日再来罢。”

“委实有件要紧的事,还望陈姑娘开一开门。”

这声音一出陈果心头便是一惊,她二话不说卸了门闩,将门拉开一些,便见有个家丁装束的人站在门口——再一看那样貌,不是叶修却又是哪个!

“你疯了?”她低呼一声,伸手将他拉进来,又连忙把门闩上,听一听四下并无什么响动才稍松了口气,道,“你倒是天大的胆子,竟还敢来。且不说上次你们走脱便叫我担多大风险,这次眼见就要打仗,你……你这是何苦来哉?”

“这边要打仗,我怎么不来。”叶修一笑。

陈果一头雾水,却也不知怎地,觉得这痨病书生,眼下看着竟和上次有些不同。她来不及分辨究竟有何不同,只道:“什么浑话,真打起仗来,你来了又能做些什么?”

“说不定,便能令本来要打的一场仗打不起来呢?”

“……哪有这等事……?”陈果正自疑惑,便听见佛堂中木鱼声停了下来,不一会儿,老夫人便拄着拐杖颤巍巍地出现了门口。她望着叶修良久,未曾开言,已是泪流满面。

 

御书房中。

“真是反了。”

身着龙袍的男人淡淡道。他面上没有什么气愤的神情——虽然皇帝仍然年轻,但这一件小事显然不能动摇他的从容。

“朔方一地的前朝余孽,潜伏这许多年月,看来终于是耐不住了。”

轮回侯神色一凛,道:“圣上明察。”

皇帝的目光扫过阶下的轮回侯和他的儿子,最终定在周泽楷身上。他若有所思,手指轻轻叩击书案,顿了一顿,道:

“爱卿受惊了。这次千里迢迢而来,便在京城多住几日,也可和朕多谈一谈先帝当年故事。”

轮回侯忙道:“臣惶恐。”

“爱卿乃是先帝股肱之臣,可惜江南一地,多赖爱卿镇守,这好不容易来了京城,朕心里也是高兴得很……”皇帝说着,话锋一转,“听说爱卿独子自幼便在武当习艺?”

“正是。”

“可是艺成出师?”

“学了些粗末本事,未敢有污圣听。”

“如今年岁几何?”

“秉圣上,小儿将将弱冠。”

“这年纪,正是建功立业之时。想来爱卿也不至吝惜,朕封他一个少尉,令他这次随军出征罢。”

轮回侯额上流下汗来,但此时亦是无从推拒,只得应一声“是”,拉着周泽楷领旨谢恩。总算皇帝没了吩咐,才告退出来。周泽楷随着父亲一路出来,觉得这高墙金瓦的宫城好似座巨大鸟笼,要将人笼在里面一般。

却说那一日叶修不辞而别,周泽楷正自举棋不定,便接到淮南快马来信,只说皇上下旨召见,叫他在此等待。周泽楷只得放弃打算,等来父亲,才知道朔方动乱一事早已传入宫中。今上登基未久,早欲立威,便拿此事做了由头,急召轮回侯父子觐见,才有了这么一出。轮回侯带着周泽楷好容易出了宫城,坐上马车,才长长叹了口气:

“官家岁数虽轻,威严却重。”

周泽楷顿一刻,问:“为何要我去?要父亲留在这里,是为人质……”他话说到一半,已是被轮回侯使了个眼色止住了。轮回侯沉吟片刻,终于道:“朔方一地,便算前朝,亦是动乱不定,先帝当时平定中原,再无余力北进,因是,朔方一直是官家一块心病。就算没有磬天堂这一遭,早晚也少不了一番兵火。只是……却又扯上了前朝旧人。只怕这次不将那磬天堂连根拔起,总是无法罢休。所幸,前朝黄金既属虚妄,这磬天堂就算能耐再大,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

周泽楷点了点头。这次官家要他前去,或有一小半是因了磬天堂的江湖声名,而一多半只怕是为了给轮回侯府一个下马威。他心中虽有些厌恶,但到这份上,也不可能中途撂手。

偏偏轮回侯眉头紧锁,却似还有什么忧心之事。待得马车已驶近他们下榻之所,轮回侯终于问道:

“你那朋友临走之前,可是和你交代了什么?”

周泽楷一怔,摇了摇头。

“既如此……也好。”轮回侯长叹一声,又道,“你这一去,千万小心。”

周泽楷恭恭敬敬答了声是,心底那丝不安,却又若有还无地攀了上来。


待续


收线的时候才发现前面有点bug。稍微改了一下二十五的部分,不过不是很重要_(:з」∠)_

啊,快要写到想写的部分了……

评论(3)
热度(233)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