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我的个人主义 3.

一旦真正进入拍摄,周泽楷发现叶修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应付,但也绝不是一个令演员感到轻松的导演。这看似矛盾的结论其实并不奇怪:他一方面善于引导演员,令他们能够在镜头前恰当地表现出来;而另一方面,他又有临场修改剧本和添加场次的习惯。周泽楷将之前的剧本背得滚瓜烂熟,可惜很快他就见识到了叶修在这方面的苛细和反复。

就比如他现在和苏沐橙拍摄的这场戏。

剧中的学生和教授在了解彼此之后逐渐拉近了距离。教授发现这个学生确实具有远超一般学生的水准——因此她开始准备将学生纳入自己的研究小组。

“你对此感到不确定。”叶修这样对苏沐橙讲,“你们在研究的东西太关键,但是你又确实需要帮助。你在两难中思考这个问题——而你,”他又转向周泽楷,“你决定一定要加入这个研究小组,但是你却不能表现出来。你表现的那一面是作为一个仰慕老师的学生的一面。记住这个基调。”

周泽楷点了点头。他们已经调整了三次台词——他有时候在想到底是叶修不满意台词的表现力还是不满意他的表演。这想法盘踞不去,像是压在他胃里的一块冰。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默默地和苏沐橙回到林荫路的开始。场记打板过后,两人沿着小路慢慢地向前走去。

“……我们相信时间是线性的。这是我们所能观测到的——在这个空间下,这是我们所理解的唯一的表现形式。”苏沐橙说,她看起来只有一半沉浸在思绪中,有什么东西更严重地侵扰着她,“但是也有别的可能。”

“您是指多维空间?”

“是的。如果时间本身成为可以观测的维度,可以折叠、可以弯曲……你能想象会发生什么吗?”

“时间将可以被操作。”周泽楷说。——现在我是她的学生。我要表现……我要加入她的研究小组,不惜一切代价。他微微让自己退后些许以表现学生的恭敬:

“我读过您的那篇论文。非常富有开创性……令人震撼。”

“你读过?”苏沐橙——不,教授向他望来。

周泽楷羞涩地笑了一下:“您的论文令我决定申请这个项目。您不知道您多深地影响了我。我没办法形容这点。”

苏沐橙停住了脚。周泽楷意识到她在评估自己是否可以相信——是否具有资格。他不安地垂下眼帘,避开对方直接的打量。

那一瞬异常漫长。

最终他听见教授的声音:

“我有一个研究项目,需要研究助理。本来这是给高年资学生准备的,但我认为你具有这一资格。”

周泽楷大大松了口气。

“谢谢您,教授。这是我的荣幸。”

“Cut!”

叶修的声音将周泽楷从角色中拉了出来。那是非常奇妙的感觉,就像是世界骤然变换了模样,那些之前没有察觉到的摄影机和工作人员重新获得了形态。他转过头,和坐在监视器后的叶修的目光正正地撞在一起。

然后男人点了点头。

“这条过了,下一场。”


“你开始抓住他的心了。”

在整理灯光和布景的时候苏沐橙对他说。

周泽楷放下手中的剧本,不知道怎么回复这句话。苏沐橙笑了笑,指了指正在用取景器观察场景的叶修:“他一般对新人有两种办法。要不然就火力全开,指导得不留余地,要不然就让人慢慢发觉。看来你是后者。”

周泽楷顿了一下,问:“我通过考验了吗?”

苏沐橙笑起来:“哪有什么考验。他一直挺喜欢你的。”

周泽楷有些惊讶。

“我以为……”

“为了《永夜》这部戏,叶修找了很久的演员。试镜之前他说,我心里有了人选,但是我不知道他能表现到什么地步。”

周泽楷不由想起了试镜时的叶修。那时候男人曾经对他抱持期待吗?他有点无法想象,但一切似乎是真的。苏沐橙也没理由骗他。他望向正站在来往的人群另一端的叶修。隔着重重的设备和人群男人看起来非常遥远,他想这很奇怪——现在他们的距离是前所未有地接近。可是他们又并不比他从旅馆的窗口上所望见匆匆冒雨而来的叶修时更近。而当这念头变得清晰之后周泽楷自己也悚然而惊,因为这就仿佛在说他在想要接近男人一样。

他真的想要这个吗?他只想要这个吗?



整整拍了一天外景之后下戏的所有人都有点精疲力尽。小助理一边给周泽楷送水一边不免小声抱怨:“这导演拍戏太苦了,拍起来不要命啊……”

周泽楷也比想象中累。他之前最忙的时候一天睡三小时不到,眼下看起来倒似没有那么辛苦了;但是这又不同。除了没有他戏份的时候他始终在捉摸和思考,始终在想怎样才是最好的,再加上他毕竟自认是新手,神经有些过分紧绷,结果就是回了宾馆之后整个人躺在床上,不想再下来了。助理问他要不要帮他去餐厅弄一点吃的上来,周泽楷想了一下终于还是摇头。

他爬起来冲了个澡,总算觉得之前仿佛连骨头都绞在一起的僵硬褪去了些,稍微将头发吹了一下,换上棉质的衬衫长裤便去餐厅了。这时候大部分剧组成员早已吃完回房休息了,自助餐厅里除了其他剧组的零星几个人之外便见不到几个人。周泽楷找了个靠窗的座位,随便拿了些吃的之后就埋头吃着东西,以至于在叶修走过来的时候毫无察觉。

“小周,一个人啊?”

被这样一问周泽楷险些跳起来,倒是叶修在他肩膀上按了一下,然后指了指对面的座位:“我坐这里没关系吗?”

周泽楷点了点头,然后才反应过来一样叫了声“导演”。

叶修笑眯眯坐下,感觉和在片场里坐在监视器后面的时候又不太一样,像是因为离开了工作的环境就变得更寻常起来。他瞥一眼周泽楷盘子里的沙拉:“在节食?”

“晚上……”周泽楷低声道。他不算是那种怎么吃都不长胖的体质,最近中午大抵吃盒饭,运动量又不能保证,除了节制卡路里摄入之外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了。

“辛苦了。”叶修真心实意道。虽然这部电影没有对于演员暴胖或暴瘦的要求,但显然演员的体型越匀称,最后上镜的效果就越好,“这楼里地下有个健身房,有空可以去转转。”

周泽楷点点头,道了声谢。他慢慢拿筷子在盘子里转着,看叶修慢条斯理吃着饭,心里那一点徘徊不去的疑惑越来越大,终于唤出来:“导演。您觉得我有什么不足……?”

叶修抬了抬眉毛:“为什么这么问?”

周泽楷没说话。他觉得叶修虽然不喜欢喊NG,但是心里是有杆秤的。虽然副导演会做具体的动作指导,但是不知为什么,他就是感觉到叶修还有所保留。

“如果说有所不足,那就是你太紧张了。”意识到周泽楷是真心实意地问,叶修放下筷子,缓声道,“我没说太多的话,因为我觉得你自己能表现得更好。如果你和苏沐橙的互动不到位——或者你们的演技太过明显,带着别的戏的痕迹,那我肯定会直说。但是你很小心。我能感觉到,你仔细地考虑过这个剧本,仔细地考虑过表演的度、角色的想法、和其他演员的互动……这一切都很用心,很好。某种意义上,你表现得已经很完美了。可是我知道,你能做得更好。”

“更好?”周泽楷重复着。

“就像今天下午那一场。”叶修说,“我想看你不加保留,周泽楷。”


评论(6)
热度(556)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