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我的个人主义 6.

 

这事其实开端也比较没来由。来探班的几个粉丝之间似乎起了些小纠纷,一个人在微博上指责那个应援会的粉头夹带私货,去探班还带了自己朋友,而没有选多年忠心的老粉。之后又有人跑去翻那姑娘的微博,截图证明她其实一直都是叶修粉丝,刚刚转粉周泽楷,简直一点也不清真,让这样的人去探班真是侮辱大家的感情……

这其实本来也闹不上台面,偏偏最后变成了一场粉丝之间的争执,有唯粉出来光明正大地说我就喜欢周泽楷这一个偶像批判这种夹带私货行为的;有叶修粉丝出来说我们粉叶修这么多年招谁惹谁真是横躺一枪抱走不约;也有轮回团粉出来义正词严说喜欢的就是团员之间感情唯粉太矫情;更有CP党混进去浑水摸鱼结果又和唯粉开掐;亦不免还有人要点评一下现在粉偶像都上纲上线走火入魔……一时间掐架与小论文横飞,表白共长微博一色,从周泽楷开始连着叶修,甚至轮回几人都拖下水,很是热闹了一番——当然这种事最后也是没什么结果的,争吵一番夜深人静也就散了。

动静如此之大最终轮回里几个好刷微博的人都知道了,虽然这件事和周泽楷本人没什么关系,但毕竟牵扯到新剧导演便不大美妙,于是在微信给周泽楷刷了一串蜡烛表示慰问。周泽楷于是自己刷起微博,恰好看到事起之端的女生删空微博唯独留一条道歉声明,才想起来这个就是今天那个提起叶修的姑娘。

他试图回忆一下,但是也想不起来对方的长相,只记得当时小姑娘脸红红的,眼睛亮亮的——那些看到自己偶像的人大抵如此。周泽楷想这孩子是无辜的,可是你能说什么呢?其他的粉丝也是爱你的,不论是否理智,是否清醒,是否钻进牛角尖出不来,或者只是以爱为借口去张扬自己的存在,又或者只是站在利益的角度上将和偶像见面的机会视作一种资源……就像阳光必然照出阴影一般,爱也会投射出种种不那么明亮的情绪。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将手机丢在一边,在昏黄的床头灯下听见外面的雨声淅淅沥沥地敲打着窗棂。

似乎快要到梅雨的季节了。

 

 

“啊……你说网上啊。”

第二天周泽楷特地去找叶修道歉的时候,叶修很是想了一下,搞明白是网上粉丝牵连了自己之后还一脸挺惊讶的表情。

“我还以为转行导演之后当年粉丝都掉光了……真没想到还能在网上呛起来。”

 “对不起。”

 周泽楷低头诚心诚意道歉。

 “没事,这和你也没关系不是?”叶修笑了笑。他倒是历来不在乎这个——周泽楷其实也知道这点。之前他还是个演员的时候,圈子里就说叶秋从来不做讨好粉丝的事情,从来没开过粉丝见面会这种东西、不喜欢粉丝接机、也从来没允许过粉丝探班,简直恨不得深居简出活在粉丝经济到来之前的年代。偏偏人家演技好,影帝连着拿了三座,粉丝团只增不减,几乎是现象级别的红,最火那几年只要将“叶秋”两字打出去就是收视率和票房的保证。后来叶秋和嘉世闹翻,抛弃之前艺名转行用本名做导演,其实不少人暗搓搓等着看他跌落神坛。可偏偏叶修就是不让人如愿,做导演照样一手拿奖一手票房,红得教人没脾气,似乎被上天选定,注定在荧屏上大放异彩。

周泽楷是知道这些的,可是他心中仍然有种说不出来东西梗在那里,塞在喉咙底棉絮一样的憋闷,没来由暗暗燃烧的怒火。因为被牵涉到的那一个是叶修。他曾经憧憬过的,现在也尊敬着的——于是他希望这于别人也相同的,希望他的粉丝也喜欢叶修;甚至批评他自己也没有关系,说他唱歌不好跳舞不好演戏不好都行,但是不能说叶修,一句都不行。

尽管这是没有可能的。

没办法控制粉丝们想什么,更没办法决定她们怎样喜欢一个人,如何喜欢一个人。善意的言辞可能导致恶意的结果,无心之语被无限解读——这样的事情圈子里几乎日日都在发生。而且从公关的角度来看,此时一动不如一静,平白去说什么解释什么,似乎也只是徒惹纷争。

毕竟他和叶修现在的关系只能说是导演和演员而已。

似乎看穿了周泽楷沉默不语之后所潜藏的东西,叶修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想太多。你到这里来是为了演戏的,那就只想演戏的事——难道你是为粉丝而演戏吗?”

周泽楷看着叶修。他认真去看人的时候极其专注,那黑亮的瞳仁似乎有种无法摆脱的磁力,一瞬间,连见惯了娱乐圈中好面孔的叶修都恍惚了一瞬。

“我想起了一句话。‘我们为之奋斗的东西,其实是很私人的理想,没有谁是为了取悦任何人才会这么做的。’*”

“……这话听着有点耳熟啊。”叶修挑了挑眉。

周泽楷点头。

“我的采访?”

周泽楷又点头。

“你倒是记得比我还清楚。”叶修说,感觉心里似乎被什么不轻不重撞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将这些掩盖过去了,“——刚才那个眼神很好。之后的戏份里有发挥的余地。”

周泽楷眨眨眼。他有些轻微的失落,却又不知道这失落从何而起。而叶修鬼使神差一般,伸手揉了一下他的头发。

像猫毛那样柔软。

叶修想着,忽略自己为何要伸手的事实,在自己的男主角肩上拍了拍。

“去吧,今天你可没有坐在一边享福的运气了。”

 

 

***

 

在他渐渐习惯了剧组的节奏,并开始进入密集的对手戏之后,周泽楷做了一个梦。

那是意外地非常真实的梦,就像戏里的一切化为现实一般。他往实验室里走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林荫道中的枝叶太过茂密因而连路灯的光也变得不够明亮。这时节的办公楼自然空无一人,白惨惨的荧光灯照在水泥通路里,天花板上方的铁网里面的各种管道像是静静潜伏的冷血动物。他用胸前的门卡在读卡器上刷过,走进实验室所在的走廊。

应该空无一人的办公室仍然亮着灯。他在走廊上停一下,隔着半开的门看见坐在书桌后的人。

那是叶修。

然而梦里周泽楷感觉不到任何的违和感。他自然而然地走进去,说:

“我知道你就在这里。”

叶修抬头看他一眼,脸上带些困倦的神色:“想到了一些新的东西。”

“咖啡……?”

男人点点头,于是他反身去端了咖啡——因为是梦所以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咖啡。叶修从桌前站起,活动一下脖颈,然后接过他手中的咖啡。

他注视着男人,看着他半倚在书桌边上,无意识地翻动桌上的文件。他的手指很长,骨节分明的好看,在纸张里穿梭的时候能让人看得入神:一种酝酿着狂风暴雨的平静。然后叶修摇摇头:

“仍然不顺利。”

“时间还来得及。”

“时间已经不多了。”

那一刻叶修似乎离他无比遥远。周泽楷心中一悸,伸手握住了他的上臂。

叶修脸上的神情似乎在问发生了什么。周泽楷口干舌燥:所有语言离他而去,那些他珍而又重的词句一时间脱离他的掌控。这一刻,在梦境之中,他是那个彷徨的学生但也不是,他是周泽楷自身却也无从肯定,唯有那在胸口回荡的感情倍加真实——那酸楚的,甜蜜的,无法被言说也无法被语言所匡定的,如同潮汐般涨落又像磐石般恒定的感情。

他将叶修拉近,然后吻了他。

 


评论(19)
热度(456)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