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我的个人主义 7.

上一章好几个GN说首页没刷出来,这次不知道是不是还有问题呢……


然后他从梦里醒过来。

那不能说是一个真实的吻:梦里的一切都如同电影一样浮光掠影,没有气味也没有质感。然而那悸动却仍然停留在他的胸口,如同一枚细小的爪印落进洁净的雪地里。

令人惊讶的是他自己并不为这个梦而惊讶。好像叶修本来就应该在那里,在触手可及之处,一切天经地义,自然而然。在理性沉睡的夜晚,感情竟能以如此的速度攻城略地,就像长久沉落在水下的冰山忽然露出一角,已经遗忘的种子一夜之间抽芽成长开出花朵。周泽楷躺在旅馆的陌生房间里,半睡半醒地徘徊在梦境的余韵里,而理智则迟钝运转,慢慢推算出一句话的结论:

原来我喜欢叶修。

水落石出一般,周泽楷清醒过来。

床头的手机显示着3:50,仍旧无人的深夜。他走进浴室,拧开水龙头往脸上泼了几把冷水,抬头,镜中的人向他回望,他第一次发觉欲求竟能如此明确地影响人的神情,甚至于他几乎对自己的脸都开始感到陌生。这一刻,因为恋情而生的喜悦和对于现实的恐慌彼此争执不下:

原来我是喜欢他的,——我又怎么能喜欢他?

在七个小时前叶修刚刚和他一起吃晚饭。出于某种巧合他们最近吃饭的时间总是撞到一起,而在餐厅里装作彼此不认识是不合适的,既然遇上了总要打声招呼,随即坐在一起。他们彼此都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或者说,一切都很合拍。

而今天晚上他们意外地谈起了当年。

叶修并不惯于谈论自己。在之前周泽楷看过的和他相关的访谈里,男人总是对牵涉到过往的话题一语带过,这某种意义上让他显得更为难以接近。在他成为导演之后,他似乎更是得着了一种天然的掩护,由是可以说“一切都在电影里了”。因此在周泽楷问出当时为什么息影的时候,叶修的手指点了点,似乎又想去本能地摸索香烟了。

“和公司有些意见上的争执……当时不是很热闹吗?你也看到了吧。”

周泽楷点了点头。叶修当年和嘉世解约闹得满城风雨,一开始嘉世买了水军,舆论全在公司一侧,不少营销号都在批评叶修耍大牌不知感恩品德败坏如是云云。而因为之前合同中竞争禁止条约,叶修也没有签下新的公司,一时间在公众视野中销声匿迹。这似乎本该划上终止符的剧情却在叶修重新以导演身份出道之后得到逆转,随着其他明星离开嘉世,嘉世当年盘剥合同的事情得以曝光——不合理的抽成,严苛的竞争禁止要求,甚至有人爆了叶修当年的片酬,过低的数字引动舆论一阵哗然。但是事到如今时过境迁,叶修似乎却也没有重回银屏的打算。

 周泽楷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却又说:“我看了你所有的电影。”

叶修眼中染上笑意,开玩笑地问了一句:“学习演技?”

周泽楷点点头:“非常棒。”

叶修靠在椅子上,眼中的笑意更浓,倒是毫不惭愧地接受了这种夸奖:“最喜欢哪一部?”

“《我的个人主义》。”

叶修有点意外。

“那部?说句实话,后期制作不算太好,为了追求效果剧情剪得太零碎了,上映之后很多人看不懂。”

周泽楷摇头:“但是……演得非常好。”

叶修似乎想起了当年的事情,笑了笑。

“有空来我给你找另一份剪辑版看。那部出来的效果更好……”

那之后他们一直在餐厅聊了下去,谁也没有注意时间,直到宾馆的工作人员小声提醒他们到了关闭时间之后才离开。叶修工作时和不工作时几乎是两张面孔。平日里的他显得更加懒散不经,手里总是习惯性地虚夹着什么(一个长久的抽烟者所残留下来的习惯——周泽楷注意到他手臂上的尼古丁贴片),往往靠在椅子上说话而非倾身向前,却不会令人怀疑他没有在认真聆听。但是一旦到了监视器前男人就严肃起来,似乎将剧组的一切都贯入思绪之中。在等待的间隙中周泽楷曾经多次在剧本的遮掩下不动声色地望向导演的一方,男人那全神贯注的神情几近性感。

性感,周泽楷在脑海中重复一遍自己的用词——所以事情总是有其来自。在他凝视着重重机器之后的导演的时候,在他在试镜时要求再一次的机会而抬头迎上叶修的眼神的时候,甚至在更早之前,在电影院中看到屏幕上的男人的时候……周泽楷想,自己竟也一直没有发觉。

如此不可思议,却也无从抵御。

他拥抱着这种感情,体味着它的甜蜜,而将苦涩的理性置于一侧。是剧中人的热情影响了他吗?还是他自己隐秘的欲望反哺在那逐渐丰满的镜像之上了呢?他任由思绪在这些难以找出答案的问题上游移着,直到重新沉入梦境。

 

“昨晚没睡好吗?”

负责给周泽楷化妆的化妆师一边调遮瑕膏一边比了比他的黑眼圈。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半夜醒了。”

“确实,最近换季,我晚上也睡不太好……”化妆师随口说,用遮瑕帮他盖了盖。周泽楷又笑笑,肯定也不好意思说明原因。

今天上来的戏看似简单却比较吃劲:两人在教授家的客厅里,教授去端了饮料进来,看见学生正站在书架前面,手中拿着一本书。她放下托盘,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在读什么?”

学生将书脊转过去。

“抱歉,我只是拿起来看看。”

教授笑了一下。她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读一段给我听吧。”

台词虽然简单,特写镜头却多,情绪暗流起伏,一点微表情都不能错。苏沐橙后面要演哭戏,副导演开玩笑问她要不要眼药水,苏沐橙笑着回他说准备好了——虽然她演哭往往是信手拈来,却也未尝没有给周泽楷减轻压力的考虑在里面。

而周泽楷在上场前一直一言不发,似乎紧张到了极致。有的剧组人员看他的样子,小声说估计今天是场苦战。

但是第一场过得异常顺利,之后就到了周泽楷念诗的段落。在场记打板之后,周泽楷坐在沙发上,手指摩挲着手中皮质的书脊。

苏沐橙所扮演的教授挑了挑眉。

周泽楷似乎有些紧张地笑了笑。他低下头,垂落的刘海遮住他的表情——副导演正准备喊卡,但被叶修举手指住了。

然后周泽楷沿着用作书签的丝绳翻开了书。低低的声音在摄影棚的空间中回荡开来:

     “让我们把一生当做一天,像他们一样浑然不知……”

 沙发上的教授微微改变了姿势。读着书的学生抬起眼睛,毫无遮掩地望向了她。

      “我们活过的刹那,前后皆是永夜。”*

这一刻周泽楷是在念诵,又似带着近于预言家的神态。他的凝视似乎将还未诞生的未来和已经消亡的过去联系起来,又将眼下的一刻无限延长。那是绝望的祈求,无望的否定,暂且偷欢的预言——而他按在书面上的手指用力得发白,像是要将人拥入怀中,又像是要远远推开。苏沐橙坐在原地,静如雕像的脸上缓缓划下一行泪来。凡是在看着这一场戏的人无不屏住呼吸,就好像不如此的话就会打破什么一样。

“卡。”

叶修的声音终于打破了这种寂静。他深深地望了周泽楷一眼,才说:“下一镜。”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509)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