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Think of me

 写给@露明朝晞 GN的Guest,得她好意允许放出~ 稍微混更

文中所有梗全部来自知名不具的某人XD

 

 

那是周泽楷退役后第三年发生的事情。在他所就读的管理学院中,多了一项交流项目,可至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体育管理学系交换一年,而系里出于各方面考虑,先打电话来问周泽楷这位世界冠军头衔拥有者申请与否。

虽然从申请条件上看,无论是英文要求还是绩点要求都已达到,但交流的时间长度却着实让他有些犯愁。

这可是一年啊。

他的犹豫却被理解为这位前电竞选手并不喜欢讲话的性格体现了。于是教务的老师非常体贴地告知了递交申请的最后期限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这是好事啊。”叶修一边将两个人的碗筷都摞起来,一边不忘评点一句,“今天的鱼香肉丝特别好吃。”

……最近他们两个人之间反而是周泽楷做菜的时候更多一点:作为学生的时间安排总比动不动就要加班的叶修自由一些。而且他更亲近厨房,喜欢去研究怎样才能将菜做得更好吃——这大概也有家族遗传在里面,他的父亲便很擅长庖丁之艺,吃饭的时候往往不忘评点一下每道菜的色香味,如此这般耳濡目染,周泽楷在厨艺上也很有点天赋,至少叶修每次坐在桌前都赞不绝口。两人任务分配:你做饭我就洗碗,所以每次都是叶修自动自觉承担起饭后收拾的任务来。

但周泽楷此时显然并不在意今天的鱼香肉丝怎么样。他板着脸盯着叶修,意思是这不是“好事”两个字就能解决的。

叶修叹口气,将两只饭碗摞好放在空菜碟上:“这是多好的一个机会啊,那边的体育管理系特别好,我都听说过,而且奥委会不是在那边?”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半晌才说:“一年。”

“之前一直是两地,不也没有什么问题吗?”叶修放下碗,手上沾着油于是便倾身靠近自己的恋人,给了他一个亲吻,“还是说你不相信我?”

“不是!”周泽楷立刻否定。

“那不就没事了?”

叶修说着,端起碗筷走去厨房。周泽楷跟着进去,伸手从后面揽住叶修。

“……小周?”

“……”

周泽楷似乎决定贯彻省略号到底了,然而整个人都丝毫不离地贴在叶修身后,就连头也埋在对方肩上,简直如同随身大型挂件。想想、一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黏糖一样挂在另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身上,这是什么景观!就算叶修自己素来脸皮极厚,也难得不好意思了一回。

“只是一年而已。”叶修伸手关了水龙头,声音不由自主地放低了,“不是很不容易才能有这个机会的吗?”

“嗯。”

“很多人申请吧?”

“嗯。”

“你们同学也不是都能去吧。”

“……嗯。”

“所以你还撒什么娇啊,真是的。”叶修有些好笑,“只是暂时分开一下。”

周泽楷又沉默了半天,才说:

“好不容易……才在一起的。”

其实确实也是。

自从周泽楷退役到B市读大学,两人两地多年的恋爱才终于转入同居阶段。两个都已经有了独立人格的成年人住在一起,很难说上来就100%契合,总会有点这样那样不合适的地方,比如牙膏是从一头挤还是从中间挤,谁睡床的哪一边,早起是不是要再赖上五分钟的觉……当然这些细节总要磨合起来,磕磕绊绊也总能成了蜜里调油。两年里好容易建立起来的生活却要被骤然的分离所打破,激起的抵触反而更大。

叶修伸手握住了难得像个小孩子的周泽楷的手,想了想,最终道:“这样,我中间请个年假去看你吧。我年假积累了好多,一次还没用过呢。到时候带我去四周玩一下怎么样?你寒假还可以回来,这样我们分开的时间就没那么久了。”

周泽楷又重重地抱了叶修一下,闷声道:“……不会一个人在家吃泡面吧。”

“不会的。”

“熬夜?”

“不会的。”

周泽楷深深地叹了口气,知道自己是没什么理由拒绝了——尤其是叶修也是为了他而着想;如果自己继续纠结下去,就确实太过小孩子气了。只是,再多理性上的确证,并抵不过感情上的焦灼,于是他就这样埋下头,细细地吮吻着恋人的后颈——那里和颈椎只隔着薄薄一层的皮肉,能用牙齿轻轻衔住坚硬的骨骼,用舌尖描摹出埋藏其下的轮廓——这样带着某种象征性的危险的举动却能反转成某种近于快感的冲动,叶修本来试图阻止周泽楷的手举到一半就重新落回恋人拥着他的手臂上,修长的手指在周泽楷坏心地开始舔吻着他的耳侧之时捉紧了恋人的手臂。

“前辈……”

周泽楷低声叫着,气息扑在男人的耳朵上。他日常里反而不这么叫叶修,但偏偏在床上的时候恋人很吃这一套。

“碗——”

“一会儿我来。”

周泽楷当机立断地道。

两人又接了几个吻,最后总算在进展到脱衣服这步之前滚上了客厅的沙发。前一段叶修加班有点多周泽楷又赶论文,于是星星之火也点燃了一片原野。到了最后两人懒洋洋地窝在沙发上谁也不想动,周泽楷捉过叶修的手,将两人的手指对起又交叉在一起,怎么也不会厌倦一般。叶修半闭着眼睛任他动作,整个人仿佛被轻轻软软云朵围绕着,半天才道:“那边是讲德语吗?”

周泽楷想了一想,道:“法语。”

“只讲英语应该没问题吧?”

周泽楷想了想他们之前出国比赛的经历,然后才发现这并不能构成多少参考——那时候可是到哪儿都有翻译的。

“……大概?”周泽楷不确定地道,“……或者,多少学一点?”

 

于是等到申请获批、去洛桑的行程定下来之后,周泽楷还真趁着暑假的时候去报了个法语班,上课的地点就在积水潭附近,出了地铁之后尚要走一段路,经过一个小小的人工湖,湖边皆是支着钓竿钓鱼的大爷大叔。虽然现在作为退役选手,不再像之前作为联盟形象大使接广告代言时那么有名,并没有发生在法语班里碰见迷弟迷妹这种事,然而他的好相貌还是招来不少围观侧目,不少隔壁班女生下了课之后要特地跑来他们班门口瞥一眼的。

周泽楷回来之后将这事和叶修形容了一番,叶修喷笑:“是不是有回到高中的感觉啊,周同学?”

周泽楷微笑不语。

“你高中的时候一定收很多情书。”叶修兴致勃勃道。

“没有。”

“真没有?”叶修看了看周泽楷,觉得这实在不科学,想了半天才道,“不会是人家觉得你太高岭之花了吧?”

这话题实在不好接下去,虽然理由差不多,但周泽楷可不肯承认,于是只是笑,一句话也不说。

叶修又逗了他几句,才换了话题:“那你今天学了什么?”

“Je t’aime.(我爱你。)”周泽楷讲起法语倒显得利落很多,表白的同时不忘偷一个吻。叶修挑了挑眉:“你三天前就学了这句啊,小周同志,学习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这后半句话自然又被亲吻所打断了。

 

虽然一切看起来都安排得好好的——签证啦行李啦事前的准备啦,但是事到临头仍然不免感到忙乱。临行之前周泽楷还特地回家陪父母住了一个礼拜,一方面是为了让老人放心,一方面也被周家妈妈带着去买了各种东西——包括特地去相熟的裁缝那里裁了件好呢料的长大衣。他大包小包地回来之后不由叶修一起犯愁这些东西要怎么打进两件行李里,收拾到这件衣服的时候不免就被叶修督促着换上看看效果。

周泽楷勉为其难地穿上——就算开着空调,B市的八月也绝不凉快,非常有职业道德地转了个圈:“怎么样?”

“帅。”叶修不吝夸奖,“我都舍不得放你穿着这件大衣出去了。”

虽然这样说,他还是接过周泽楷脱下来的大衣放进箱子里。于是周泽楷拉着小板凳蹭过来靠在他身边,慢吞吞地叠衬衫。

这么挨着坐其实并不是很方便,但是叶修也没说什么,两个人就这样肩并肩地慢慢收拾衣服,收拾到最后叶修看看日历,说:“后天就走啦?”

“嗯。”

“我去送你吧。”

“没关系。”周泽楷脸上写着“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但叶修倒是难得地相当坚持。

“我已经请好假了,没关系的。”

于是那天他们便一人拖一个大箱子去了T3。分别这件事情本来该是怅然的,偏偏进关的地方离得太近,人来人往升不起告别的气氛,叶修站在原地看着周泽楷拖着行李箱的身影混进人潮里了,才匆匆坐上机场快线回去上班——现在这些年下来,他已经充分习惯于一个社会人的生活了,这种变化之快倒是挺叫叶秋吃惊的。似乎之前他弟的看法是叶修一定受不了天天朝九晚五规律的坐班生活。叶修听了这件事之后简直要鄙视他,说你以为电竞选手是什么作息,天天不加班的自由职业吗?比起每周紧锣密鼓地准备常规比赛调整战术满脑子装着队员训练磨合,就连办公室的文书工作仿佛也轻松了些(当然叶修肯定还是讨厌后者的)。

他回去的路上收到了周泽楷的微信,联盟的脸并没有用什么自拍或者硬照作为头像,而是用了一张帝企鹅幼崽毛茸茸的照片——这似乎还是某次他队友们开玩笑给他换上的,叶修看到之后笑了两分钟,结果周泽楷记住了这件事情,下次趁着拿到叶修手机的时候给他换了个垂耳兔照片当头像。后来一来二去,俩人的头像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固定下来了,谁也没有再改的意思。于是现在这只帝企鹅幼崽就发来了一个白团子哭哭的表情,然后说:

            候机中。

叶修觉得周泽楷太过与时俱进居然连表情都会用了,当初那个聊QQ时候只知道用最基本小黄人表情的周泽楷呢?偏偏脑补了一下周泽楷在那边一脸认真地发表情图的样子,叶修又觉得自己的萌点被戳得不能好,半天才正经回了句:

            安检都顺利?

            嗯。

短短发来一个字之后,叶修正想吐槽一句都已经打字了就不要那么惜字如金,还没发出去就看见周泽楷那边又发来一条新信息:

Tu me manques.

叶修先鄙视了一下某人学了外语就开始秀的这种行径,同时打开百度查了查这句法语是什么意思,在看到“我很想念你”的解释的时候,忽然觉得胸口里好像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膨胀起来。

最终他也只是回复了一句:

            一路平安。

 

那一天叶修下班回家的时候推开门,照例习惯性喊一句“我回来了”,下一刻瞥见黑洞洞没开灯的屋子,才骤然意识到恋人从今天开始已经去交流了。

想必此时还在飞机上。

他走进屋子里去,将背包放在客厅的茶几上,然后看见沙发背上搭着两件没有来得及洗的衬衫,地上零落散着些报纸杂志和给箱子打包称重的时候临时拿出去的东西。厨房有一盏台面灯忘记关上了,叶修绕进去关灯,出来的时候下意识打开电冰箱看了一眼:昨天晚饭的剩菜仍覆着保鲜膜好好待在冰箱里。

他忽然意识到周泽楷真的是离开了,而且一去要一年那么长。

只是恢复之前两地恋爱的状态——之前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样对周泽楷说的。但是这一刻叶修忽然意识到有些东西已经不一样了。在他们两个人的生活里所建立起来的、微妙而确凿的东西,无法在日常中被发现或是体味,却只有在距离骤然拉开的情况下才会忽然从那一重重琐事和细节的浮沫下显现出来。

叶修合上冰箱之后看了一下手机:仍然没有联系。直飞要用上十小时的飞机,周泽楷此时仍是正在空中。

他收拾了要洗的衣服放进洗衣机里,又将四处散着的杂物一一放回原处,收拾到最后发现有条皮带落在边上。他拿起来看了一下,一时想不起来这皮带是谁的:他们的这些东西总是混杂着放在一起的,谁需要的时候就随手拿来用,因此也渐渐分不清谁的东西是谁的了。

他合上衣柜的门,倒在床上。这张床是周泽楷来了之后两个人一起去挑选的,足够两个成年男人一起睡觉的宽度,床垫还特地选了对脊椎有好处的那种。他歪过头,看见旁边的另一只枕头。

这是很神奇的事情。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生活竟可以在不知不觉之间融合成这个样子。而一旦少了另一个总是在这屋中的人,这屋子竟也骤然显得空空荡荡了。叶修忽然意识到这是有一点点令人恐惧的:两个人的距离怎么可能这么近呢?

他翻了个身平躺过来,意识到这种感觉是多么新奇——一直以来他已经太过习惯于自己去处理一切,而从来不曾张开手臂将另外一个人纳入自己的生活之内。而在这一刻,他终于理解了将一个人的生活变成两个人的生活意味着什么,那就像是细细密密下了许久的雪,在这日常的无声之中堆积起来,而只需要一声呼喊——一次缺席,便如同雪崩一样措手不及地将人掩埋起来。

原来人的心里是可以盛下这么多的爱意的。

于是他拉开微信的页面,点开恋人的头像,诚实地给对方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我想你了。

等到小周落地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他会回复什么呢?

叶修对着手机笑了笑,将这短暂的伤感收了起来,翻身起来走到书房,打开电脑登上了荣耀,找了个竞技场进去好好厮杀了几把。

 

一切看起来又回到了他所习惯的日常。

他们照例隔着六小时的时差断断续续地发着微信,有时候附上偶然拍下的图片,又或者在哪里看到的荣耀新闻。每天或者隔一两天他们会在荣耀里碰头,打一会儿竞技场,又或者只是开着号四处去转,将游戏作为语音的工具。这一切似乎都和他们并未开始同居之前相若,而那日常的表面下慢慢涌动的暗流反而蕴藏着深重的力量

那年的全明星周末之前叶修总算从单位请了年假坐上飞机赶往瑞士。洛桑本地是没有机场的,周泽楷便去临近的日内瓦机场接他。叶修拖着箱子走出来的时候,在人群里一眼看见了穿着那件灰色风衣的周泽楷,那一瞬间他忽然听见自己的心用力地跳动着,那声音纵使在机场的纷乱中也如此清晰。

周泽楷露出了大大的、灿烂的笑容,大步地走过来,用力地拥抱住了他。外面冬季的微凉似乎仍然沾在他的风衣上,但叶修还是清晰地闻到他已经熟悉的、属于周泽楷这个人本身的味道。

这简直像是一见钟情,又像是久已缺少的那个地方、终于被什么填满了。

 

所以讲“小别胜新婚”,古人诚不我欺。

 

他们在宾馆里过了几天没羞没臊的日子之后总算想起还要出去四处转转,便出了旅馆在莱芒湖边上散步。湖里总有些大白天鹅慢悠悠地游着,一旦有游人撒面包就极霸道地冲上去将小型水鸟都赶走。

“原来天鹅也是湖中一霸啊。”叶修感叹。

“和网游里的君莫笑似的。”周泽楷冷静点评。

叶修伸手捏了捏某人的脸蛋:“出息了呀,连吐槽都会了。”

两人就这么闲聊着往前走着。冬日的湖边少了些绿色,但仍然有些常绿的树木郁郁葱葱的,还可见到游船拖曳着长长的水波从如镜的湖面上滑过。

“如果一直走是不是能走到你的学校?”叶修兴致勃勃地道。

“但太远了。”周泽楷说,“今天不是要看全明星的直播吗?”

“差点忘了。”叶修看了眼时间,“来得及,我们往回走吧。”

 

他们往回走的时候却落了雪,一开始还小些,后来则如鹅毛一般纷纷扬扬。两人倒也并不着急,就这样一路慢慢走回去,到了宾馆帽子上肩膀上都是雪,彼此看看都笑起来。周泽楷打开笔记本调到网络直播,解说的人照例还是李艺博和潘林——他俩倒真是荣耀解说界的常青树,而此时潘林正在说着:

“这一次的主场是在霸图战队,这支战队是联盟十几年来极少数从第一赛季起边从未缺席过常规赛的队伍,是一支当之无愧的老牌战队。一直以来,霸图战队的全明星主题总能带给我们惊喜,而今年他们要诠释的,正是往昔和新生……”

“往昔和新生……”叶修感慨了句,“估计这一次他们得把老韩请回去吧,说不定还有季冷、张新杰……”他一个个数着当年曾经熟稔的对手,有些周泽楷曾经对战过,而有些在他出道之时就已退役。而这时候镜头已经转向全息模拟场中,随着一阵盛大的声光效果,年轻一代的新生角色纷纷出场,在空中一个个亮相之后退到舞台侧面,再次出现的则是长河落日、木恩、流云、战斗格式……

叶修挑了挑眉毛:“这些小家伙现在也成了前辈啊。”

周泽楷则在看到所有这些角色像之前一样退到舞台两侧之后有些莫名地期待。在这场开幕秀上,出现的并不是每个战队的最强角色——韩文清退役之后,大漠孤烟已经交给了宋奇英;而王不留行现在的使用者是高英杰。显然,这一次的策划野心勃勃,试图表现的是一代又一代选手们的新老交替。

“啊,来了。”叶修忽然道。

在暗色的背景下,猛然跃出的不是别的角色,正是手持千机伞的君莫笑。这散人角色极快地展示了千机伞的重重变化之后,一招豪龙破军冲向镜头所在的方向,火光的效果退去之后,在无数的欢呼声中,周泽楷看见了从君莫笑身后出现的、最初冠有“五圣”之名的角色:

大漠孤烟、夜雨声烦、王不留行、一枪穿云、一叶之秋。

周泽楷很少以这个角度去看一枪穿云——尽管那明明是犹如他手足半身一般的存在,可在操纵的时候,他是看不见神枪手角色的外观的。他紧紧握住叶修的手,看着这些无数次对战过的角色们流畅地在场中做出种种花式表演,最终一枪穿云和君莫笑在空中交错而过——这似乎是致敬第十赛季决战的一幕——而他们的身后,出现的是对峙两方的夜雨声烦和王不留行、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

在这代表了前十个赛季中三段不同的争锋者的角色们中间,“荣耀”两个大字赫然出现。

周泽楷没有去听潘林激动的解说,而是扭头看向了身边的恋人:“所以,你也……?”

“没办法,联盟的人开了口,我也得配合一下,尤其是君莫笑这个角色。”叶修愉快地道,“虽然在录那些动作的时候,我可没想到是用在这里。”

“我也没想到。”周泽楷低声道。这时候屏幕已经刷满了“此生不悔入荣耀”,密密麻麻地、几乎盖住了后面的画面。

“要是知道的话,我会和你排练一遍的。”

“用君莫笑和一枪穿云?”周泽楷说,“我很贪心。也想要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

叶修故意绷起脸:“你这个后辈,很贪心么。”

“是真的。”周泽楷认真地直视着叶修,“——如果可以更早就好了。”

和你的对战。

和你的相遇。

知道你这个人、了解你、爱上你——

这所有的一切,更早就好了。

“原来小周这么贪心……”虽然这样轻声地嘀咕着,叶修还是倾身过去,亲吻了自己的恋人。

电脑屏幕中还在播放着全明星周末,但现在已经没人再去看它了。外面的雪无声地飘落着,将远处的山脉染上了一层银白之色。

 

那往昔已成旧事。在他们面前,还有无数的未来要去经历。

 

Fin.

 

评论(29)
热度(703)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