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叶修生贺】私人理想(上)

昨天熬得太晚撑不住,写不完了,只好分个上下……



向你的坚执致敬。你对理想的忠诚始终鼓舞着我。



私人理想

 

 

1.

 

 

叶修到家的时候,看见苏沐橙正趴在电脑前面打荣耀。

不是竞技场也不是个人单挑。屏幕里面那个名为“沐雨橙风”的小枪炮师正在费力地往一座山上跳,但总是差了那么一点,总是在中途某个地方掉下来。叶修觉得有趣,问:

“又拿你哥的账号来玩?”

“他今天不是不用嘛……”苏沐橙瘪着嘴,看了一眼一旁的表,“哎,快赶不上了。”

“赶什么?”

“落日呀。论坛上有个攻略,说这座山是观赏落日的最佳地点。”

“哎,真的落日不看——”叶修刚说了半句,忽然想起来上次和苏沐秋俩人带苏沐橙去西湖,坐车折腾半天过去还要在湖边溜,立刻将后半句缩回来了,“这次我帮你吧?”

苏沐橙本来还有点不甘心,最终看一眼表,还是将电脑前面位置让了出来。叶修接手之后先查看了一下沐雨橙风的装备,稍微换了两件加敏捷的,然后才一路向上冲去。苏沐橙在一边,只看见叶修鼠标轻点,修长手指在键盘上不时跳动几下,很快沐雨橙风就沿着一条几乎看不出来的小径登上了山顶。叶修将号在山顶停好,又切到设置里将屏幕显示的高配打开。

夕阳的橘红色光芒从屏幕中透出,将山尖下翻涌的云海照得一片透彻明亮。

美工很好,将云和夕阳一时间塑造得无比灿烂。

“真好。”

苏沐橙低声道。

“这游戏美工还真不错,平时开低配浪费了啊……”叶修感叹着,转着镜头。

苏沐橙定定地注视着屏幕上落日的炫目,直到天空被浅紫笼罩,次又换上深蓝之后才问:“叶修,你有什么理想吗?”

“理想?成为荣耀中的第一算不算?”

“咦——”苏沐橙说,“这只是个很小的理想呀。”

“小吗?挺难的啊。”叶修感叹。

“你不是被称为荣耀一害吗?连那个大漠孤烟都打不过你。”

叶修托着腮坐在电脑前:“这才哪儿算哪儿啊,只是个刚开始而已。”

苏沐橙觉得好玩,也学他一样坐着,问:“那要做到什么地步呢?”

叶修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门上一阵钥匙声响,然后苏沐秋就匆匆忙忙冲了进来:“叶修叶修!你看了吗?荣耀官方准备搞竞技赛了!”

“竞技赛?”

叶修和苏沐橙一下子都跳起来,异口同声问。

“是组队模式——”苏沐秋说着掏出手机,慌乱之间还将刚才调好的网页关了,只好重新从历史浏览记录里找,“你看!这是正经的电子竞技啊!”

太好了。

苏沐橙看着她的两个哥哥围着手机的一小方屏幕讨论起来,真心实意地想:这真是太好了。

 

他们的理想要实现了。

 

2.

 

在叶修十八岁的时候,他忽然一口气长了快十公分,就好像是沉睡在他身体里的某种东西忽然醒来,将他强硬地一脚踢入成年人的行列;又或者是有个声音一直在说:快点长大,再快一点,要不然就要来不及了。

到底来不及的是什么,叶修没有仔细去想。他要考虑的事情太多,要忙的事情太多,并没有一个机会去静下来想想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或者既然无论再怎么想,发生过的事情都已经不能改变,就也没有继续想的必要了。

倒是身为副队的吴雪峰偶尔会管着他,把他的烟掐掉,说抽太多会长不高——顺便仗着日渐缩小的身高优势揉一把他的头毛。

叶修笑笑说不想长了,眼下长得我每天腿都抽筋。

吴雪峰说那就多喝牛奶,并买了一箱牛奶塞到楼下冰箱里去,盯着叶修天天喝。

就这样在生长痛和日复一日的忙碌中,他们逐渐逼近了常规赛的第一,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季后赛,以及第一次在全网直播的总决赛。等到他们打败霸图,捧回那座金灿灿的奖杯获得第一的时候,叶修忽然发现他的十八岁已经过去了。

于是他便真的是个大人了。

 

获胜的第二天陶轩带队去参加新闻发布会,苏沐橙来找独个留守的叶修庆祝——还带来了稍迟的生日蛋糕。

“本来想当天给你庆祝的,但是看到你们在备战季后赛,不好意思叫你出来。”苏沐橙说,一根根将蜡烛点燃,“来,许个愿吧。”

叶修说:“那就明年还是冠军。”

“冠军的滋味有那么好吗?”

“拿了一次就肯定还想再拿。”

“可是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赶紧趁着没吹蜡烛再许一个。——不准说出来啊。”

叶修点点头。他闭上眼,那一刻苏沐橙也猜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是将要到来的挑战,还是刚刚过去的赛季,是已经得到的,还是无法挽回的。她索性放弃了猜测的打算,只是注视着着面前的叶修。他似乎是她所熟识的那个少年,又似乎已经从陈旧躯壳中剥离出来,如同一柄刚刚磨砺出来的刀,掩不去寒芒和锋刃。但下一瞬间她又觉得那在荣耀联赛中大杀四方的一叶之秋和眼下的青年并不相似:一叶之秋是张扬的,肆意的,明烈的,而叶修则将自己隐遁在舞台阴影里,因而也就永远抱持着一种本不应具有的局外观火的冷静。

苏沐橙隐隐有了一种预感:这将只是一个开始,而叶修将要沿着这条通向胜利的崎岖小路一直走下去,走到更高更远的地方去。

而她愿意一直看下去。

 

3.

 

那一年荣耀联赛将将成立。许多玩家开始注视那些曾经和他们存在于同一服务器中,而现在却活跃在职业赛场上的ID。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的海报贴在城市的角落里,在阳光的照耀下渐渐褪去颜色,又换上新的海报。一切都在无声而迅速地发展着。每周荣耀联赛的网络直播开通了。每次现场比赛的票开始变得一票难求。新玩家不断涌入服务器,新的等级开放,新的银武被制造,新的副本被攻克,新的记录被铭刻。社交网络上出现了带着战队队徽和应援色的头像,荣耀官方的SNS日日活跃着,巨幅广告出现在街头,LED屏里回放着赛季精彩片段,新的选手纷纷开通了微博账号,战队的后援会和网游公会成立了,一个个熟悉或陌生的ID在论坛中活跃着,而每场比赛都会掀起一场不大不小的论战……

而在这种繁华的背后,却也有悄然离去的人——因为年龄,因为伤病,因为家庭,因为战绩,因为最初的梦想已经达成,因为最初的梦想已经破碎。他们静静地消失于联盟之中,像是浪花重新回归大海。

而叶修留下了。

送走一个个对手和队友,他始终留在联盟中,像是和大漠孤烟相对而立的两座灯塔,不曾改变任何模样。

事实是,从来没有人想象到荣耀联赛的开局会是如此这般。这是一个本应群雄争霸的年代,烽烟四起,竞逐新王:没有人觉得嘉世能保住他们的第二个冠军。但是到了第三赛季的结束之时,已经有评论员开始认为嘉世压倒的统治将会令新晋粉丝对荣耀失去兴趣。而从来也没有人怀疑过,嘉世王朝的建立是因为叶秋——这站立在一切之顶峰的斗神,这风光尽揽威震八方的角色,这毫无疑问的荣耀第一人。那时候网游里新建的号里十个有五个是战斗法师,人们津津乐道于嘉世和它的队长,谈论他的强大,也谈论他的古怪:叶秋从未出现在人前过。他就像是古老的网络时代的网民,谨慎——甚至是过分谨慎地——保护着自己的身份。他的那种诡异的坚持让金成义和陶轩咬牙切齿,最终只能放任自流。最终,一叶之秋成了一则传说,一个故事,全明星周末上打着问号的灰色人形,一个过分简单到无法深究其内里的名字。甚至在最荒谬的猜测里,叶秋本来不是人,而是嘉世倾尽全力开发的AI,要不然怎么能解释他从来不愿意哪怕露一面呢?

 

吴雪峰在第三赛季的末尾光荣退役。他年纪本来是队里最大的,这三年来比起副队长更像是婆婆妈妈地照料着大家的老大哥。在临走前,他专门约叶修出来吃饭,席间语重心长地说:“小叶啊,你有时候要顺着老板一点。”

“怎么顺着他?”

“采访啊,活动啊,代言啊。就算你不接广告代言,有些不那么紧要的活动总没关系吧?陶老板也不止一次和我说过了。如果你出面的话,嘉世能得到更多的资源……”

叶修坐在那里。三年过去了,他已经不再是吴雪峰初见时候的少年模样,他显得更加沉稳和内敛,一如他的打法也渐渐从华丽转向实用。

“你知道我真的不行,老吴。”叶修慢慢地说,“而且,你想过吗?我们最初来到嘉世的时候是为了什么。”

吴雪峰无声地叹了口气。

在一切刚刚开始的那个时候,比赛就只是比赛,输赢就只是输赢。没有铺天盖地的宣传,没有众口一词的期待,没有赞扬也没有指责,没有后援会也没有粉丝团,没有广告和代言。大家走到一起,只为了一切结束之后屏幕上跳出的“荣耀”二字,似乎有了那两个字就能够抵得过一切。

但是那时候大家也没有钱,没有名气,没有网络上的万千关注;甚至没有科学的训练,没有安心的住宿,没有可以向家人朋友名正言顺交代的职业。

“但是人是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改变世界的。”吴雪峰最终说,“而且仔细想想的话,有一些东西是我们应得的。”

“我也知道这种事,”叶修坦诚极了,“只是我做不到。”

“做不到?”

“为了不是自己的理想而去拼尽全力。”

吴雪峰注视着叶修。现下这座城里许多人都在讨论刚刚过去的决赛,就连小餐馆的进门处也贴着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的海报——但却没有人知道,坐在这里的青年是嘉世年轻的队长。

吴雪峰自认是做不到这种事的。他甚至没有办法想象,在新闻发布会和必须出面的各种场合之中,总是一个人留在幕后的叶秋的心情。在每一次高高举起总冠军的奖杯之时,他是如此清晰地意识到队伍中那令人耿耿于怀的缺席。很多次,他都想直接去问这个年轻人:难道你没有后悔过吗?难道你没有向往过那一瞬间的荣光吗?

但是当他看到叶修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些疑问是毫无意义的。他太过坚定,太过执着,赞扬不能加于他,责难不能改变他,那所有诱惑着人性的软弱的,对他也不过是擦肩而过的尘埃。只要人们肯去了解他——肯去好好地,看进他的眼睛,明白他无声地述说的那些东西。

那些担忧终于逝去了。吴雪峰举起杯,道:

“敬你的理想。”

叶修笑了一下。

那笑容是很明亮的。


t.b.c.

评论(4)
热度(326)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