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清商曲 by 重行行

叶神生日快乐~

帮忙代发一个《千岁忧》的Guest&生贺,武侠AU的老叶和小周~再次感谢亲爱的好友(づ ̄3 ̄)づ╭❤~


雨一直没有停。不算大,却跟天漏了似的,粘粘腻腻缠缠绵绵,闹得人心里也不爽利起来。

叶修藏在满是尘土蛛丝的阁子里,咬着牙自深灰色衫子上撕下一条衬里,随随便便在肩头裹了几道,狠狠打了个死结。伤口处的血色被雨水冲淡了不少,看着却依然惨鲜。

已经是第三轮围杀了。仰头靠着泥金早已剥落大半、摇摇欲坠的青绿山水屏风,他闭上眼忖度着,只怕等不到雨停,就又是刀光入眼。


“天数茫茫不可察,英雄蜂起乱如麻。几时翻了江河水,涤尽乾坤战血沙。”

斜对...

+

【周叶】千岁忧 完

周泽楷和叶修从夹道里出来,不引人注意地离开了倚翠楼。等到见到外面街市灯火辉煌,周泽楷竟有种重回人世的感觉——那屋子太冷寂也太过压抑,而谈的话题又件件和生死相关。然而叶修在他身边,他的脸上仍带着些少见的严肃神情,但很快便如释重负一般,露出个笑容来。

“这件事总算是结束了。小周,今天托赖你了。”

“那人究竟是……?”

周泽楷问。

“我只和他照过一面,并不是十分确定,但我猜想……”叶修凑过去,低声在周泽楷耳边说了三个字。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周泽楷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若是这个人,他对楚丘狂遗书的种种执着、乃至非要利用叶修来找到遗书这件事也就可以解释了。他想了一想,忽然又问:

“若真是那...

+

【周叶】千岁忧 之三十七

第九回 不及少年乐


两人这一番相见,却是全真观一会之后的久别重逢——之前那隔着千军万马的相见当然算不上相见。周泽楷一句话不说,坐下来之后便盯着叶修看。叶修被这么盯着也有些心虚起来,低声问了句:

“你在生气?”

周泽楷点点头。

他这回却是真的生气了。且不说两人刚刚心意相通叶修便留书跑路这一行为,后面朔方一战几番周折辗转,若差了些许——假若叶修的剑没交到周泽楷手里,如果周泽楷没明白这一柄剑的含义,倘若最终接天堡前出了刀剑无眼的意外——两人怕便是阴阳两隔,再不相见。

“……太危险了。”

憋了半天,周泽楷终于是闷闷地说了一句。

“其实并没什么的,你忘了我穿着你送...

+

【周叶】千岁忧 之三十六

征北的这一支王军,在朔方州府停留了旬日,总算开拨往接天堡去。领军的将领初时并不把这江湖草寇的据点看在眼里,只觉得大军压境,便算靠人来压,也将那对面小小山寨碾成平地了。谁知这一路行过来,竟是总有那江湖中人神出鬼没地夜袭,最惨的一次便是被人烧了小半的粮草。那领军的将领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把负责巡夜的部下狠狠打了二十军棍,结果第二天早晨就发现自己引以为豪的胡子竟然不知不觉被人剃去了。这可真是吓坏了他,立刻在帐篷外面围了密密一匝亲兵,生怕下次要取去的就是他的大好头颅了。全军上下被这一折腾,自然也打点起十万分的小心,直弄得杯弓蛇影疑神疑鬼,偏偏前几天还神出鬼没的人似是见好就收,再也不来了。

好容易到了接...

+

【周叶】千岁忧 之三十五

周泽楷到达朔方州府的时候,恰逢了初雪之时。他骑在马上看着阴沉沉天色和纷落雪片,紧了一紧斗篷,又向前行了一程。他自知自己这次出征意味着什么,比起什么为国效力的雄心壮志,更多的还是谨言慎行,不愿让人抓了轮回侯府的把柄——他爹至今还羁留京城,而当今官家到底在想什么,周泽楷不知道,也懒得去揣度。

大军在城外扎了营,百姓们倒不至于箪食壶浆来迎王军,知府则是一早就来拜访,更是送了帖子说要在府中为将领们接风洗尘。领军大将自然也不至拂了地方官的盛情,领着一帮将领便去赴宴。尽管朔方地远,然而知府府中装修,也颇有几分江南文人的讲究,厅中也不知哪里运的太湖石,衬上几杆寒竹,可惜有心观者看不出什么意趣,看出来的皆是...

+

【周叶】千岁忧 之三十四

而接天堡的书房之中,却又别是一番模样。

那磬天堂的堂主贺芮光便似笼中困兽一般,来回踱步:“那书竟毁了!多年谋划毁于一旦,这下黄金找不回来,江湖暗线又被拔起,如此仓促起事……”

在他对面圈椅上,坐着一个白发老人,他半闭着眼睛,似在养神,桌上灯火映着他半面火烧疤痕,竟是更显可怖。若陶轩在此,定然能认得出这老者便是他养父赫连涛。见贺芮光心神不定,赫连涛冷冷一嗤,直接叫了他的本名:

“赫连睿,你何至如此!你乃是先帝子嗣,是我赫连家天命所归,便要光复我大夏荣光,何至刚遭受这种挫折便惊疑不定,哪有我大夏赫连氏的半分威仪!”

“叔父说得虽是,但……”

“到了这时候,也由不得你选了。要不然便轰轰烈烈...

+

【周叶】千岁忧 之三十三

第八回 千秋万岁名


掩上了佛堂的门,陈果站在原地怔了片刻,才意识到今夜正是满月。

她走到庭中,抬头望见深蓝夜空之上一轮寂寥满月,往日闪烁的繁星竟似都不知躲去何处了。朔方的冬总来得比别处早些,此刻吐息之间已有白雾氤氲,她站在庭中一刻,便觉寒气从脚上侵上来。

近来接天堡中,多少有些人人自危的气息。贺堂主在江湖上做下了大事,磬天堂原来是前朝血脉,朝廷已是点齐兵马要来攻打……如此消息纷至沓来,做事的下人不敢议论,能寻到门路的已是逃了,剩下的多多少少都有些忧惧不安。

打仗到底是什么,朔方一地打了这许多年仗,北狄蛮人来了又走,之后又是常年马贼纵横,将这一片苦寒之地蹂躏得家...

+

【周叶】千岁忧 之三十二

待得云散雨收,两人一时也不急于起身,便在榻上小憩。周泽楷不想放开叶修,索性手心相抵,十指交缠,专心致志地在室中微光里看着叶修。叶修被他这么看着,慢慢脸也有些发热。当此之际,却正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万般滋味尽在不言之中。

两人静静相对许久,最终还是叶修想起什么,笑了出来:“外面的人该好奇我们为何不出去了。”

周泽楷想想也是,便就起身,两人各自寻了衣衫穿戴。周泽楷拿起自己那件貌似平常的中衣的时候,忽然想起什么,将它递到叶修面前:“这件软甲,能刀枪不入,掌力不侵。你穿着它罢。”

“怎么,现在已经……”叶修正想推辞,周泽楷却说一不二,将这软甲直接替他穿在身上。叶修本来还欲推拒,看到周泽楷坚定神...

+

【周叶】千岁忧 之三十一

似是察觉了周泽楷在想什么,叶修笑了笑:“不用介意。王大眼这个人精明上摞着精明,基本瞒不过他去,不过他口也紧,不会往外说一个字。”

虽然被叶修这么说了,两人行这一路直到进了门为止,周泽楷脸上的红就没消下去过,最终还是在心里提醒自己解毒事大,总算是将心神收敛下来,望了一望屋中陈设。道观之中陈设自然朴实,和武当之中亦有几分相似,除了一榻一几之外便别无长物。叶修引周泽楷在榻上坐下,道:“我与你说一遍功行线路。”

说罢一五一十,将内力如何运转,两人如何彼此相应说了一遍。其线路之奇诡,不由得令周泽楷暗自心惊,道:“这般真能成事?”

“师父那老头子研究的,大约是错不了。”叶修说完,又沉吟片刻,“这法子

+

【周叶】千岁忧 之三十

周泽楷几不能相信自己耳朵,不由自主后退半步——但看见王杰希态度异常沉稳,又觉得这话中未必没有转机。王杰希也并没有卖关子的意思,便接下去:

“我虽如此说,你可曾想过为何叶秋出了这等事,却并没有要去找张新杰,而是特地要你带他来找我呢?”

周泽楷一愣。若论天下神医圣手,确确实实、张新杰比王杰希还要强上一筹,毕竟他精研医术,又有师传,乃是北七省名气最大的神医。而王杰希之声名,反是多因集全真一脉武功于大成,若论医术,只怕还不如他的师兄方士谦。

“叶秋身上的毒,极是古怪难解,我并无头绪,而方师兄近来又远游海外,无人参详。我且冒昧一猜,你们是否已经遇到过张新杰,并请他诊治过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

+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