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终风 6.

喻黄魏友情向过渡段。可直接拉至结尾四百字


在那个奇异的梦境之后许多天喻文州并没有第二次遇到叶修——这倒不是说他故意躲着对方或者别的怎样,而是魏琛首先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希望喻文州能够加入蓝雨纵队的指挥阵。

“如果是以舰队编组的形式进行演习,作为蓝雨纵队的负责人,希望你能成为舰桥的一员。”魏琛说,脸上没有了往常带些痞气的笑容,似乎也显出了蓝雨纵队队长应有的气魄,“当然,不可能一上来让你负责一支纵队,但是协助总指挥进行舰队编组和调配的任务都是很重要的。”他看着喻文州的微笑,惯例的“这种经验对于以后实习有多重要的话”就变得无谓起来。

“自然,这是我的荣幸。不过,我想冒昧地问一下,”喻文州问,...

+

【喻叶】终风 5.

叶神生日快乐【这么迟还有脸说……


3.


在那场比试之后喻文州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叶修,不过他们本来见面的机会也不多——尽管两人都是指挥系,但两人既然从属于不同纵队,就怎么也不会像蓝雨纵队几个朋友之间见得那样频繁。反而是黄少天每每跑去找叶修挑战,输得多,赢得少,回来之后唧唧呱呱说上一大串今天叶修又如何如何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各种欺骗学弟的感情。喻文州一般笑眯眯听他说完,评点一二,比如“下次可以更小心侧翼”“冷兵器也不可忽视下次带把匕首如何”,就好像他心中对于这种近于亲密的交往不存欲求:他们之间本应不存任何超于学长和学弟以上的关系。

但是在喻文州手中的笔记本里,关于叶修的记...

+

【喻叶】终风 4.

喻队生日快乐~~\(≧▽≦)/~~~~


“连饼干也不吃。”叶修拎起旁边的小本子,又划掉了一项,“……你这家伙的习性也够怪的。”

喻文州扭过头来看着他。现下的视野多少有些奇怪,不过还是足够让他看清叶修手中本子上的各种选项:毛虫、瓜子、小米、米饭……这些条目虽然都已经被划掉了,但是还是叫他打了个哆嗦。

学长也太有钻研精神了吧。

“没关系,早晚有一天我能把你研究明白。”叶修又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老天啊他居然能感觉到那只手的热度),“老规矩,你自便,窗户照样开着。”

说完青年就回到书桌前了。一本厚重的书正摊开着,喻文州有些笨拙地走了几步凑上前去看着书名,发现是《第三星纪远征史》。——不过叶...

+

【喻叶】终风 3.

短更混更


喻文州没有抬头。他能猜出来人是谁,而现在他实在没办法动。

叶修不知何时出现在训练馆里——或许他一开始就在。此时他拎着上衣,慢悠悠从灯光投射下的阴影里转出来,一脸嘲讽:

“我倒不知道,课后的加练是将同学打倒在地之后还要补上一脚的。”

维斯特显然不认识叶修,他从喻文州面前退后两步,冷笑一声:

“我以为第一军校的规则是不要管闲事。”

“我不是在管闲事,只是单纯看你不太顺眼。”叶修说。

维斯特并没把这新来的对手看在眼里:叶修不够高,也没那么肌肉虬结,更看不出一点学长架势来。他做了个粗鲁的挑衅手势:“那我们就来练练好了。”

结果毫无疑义。


喻文州将自己从地...

+

【喻叶】终风 2.

喻文州是怎么也没办法从那张脸上看出诚实,他倒是很拨云见日地从这张还算端正的面孔中读出了一种精神,叫嘲讽。叶修“啧”了一声:“你现在心里一定在腹诽。不过我大人大量不和还没进校的学弟计较,”他说着,俯身凑近,调戏一样地伸手拍了拍喻文州的脸颊,“回去等录取通知吧。”

喻文州倒也没生气,反而在叶修直起身子之后笑得更深了些:“托学长吉言。”

叶修看着他:“现在的新生一个两个都这样?可真不好玩?”

“怎么可能,我是全心全意奉陪学长的。”

叶修哈哈一笑,像模像样地敬了个军礼,道:“期待你尽快变成我的学弟。”

如果这时候有后见之明的人在场,或许会感叹一下原来这对不分场合随时洋溢着调情气场的狗男男哪怕...

+

【喻叶】终风 1.

未来星际&哨兵向导设定 来自开了脑洞就越扯越大的作者


终风


0


喻文州醒来的时候,他所乘坐的蓝雨号在最后一刻进行了曲面跳跃,离开了刚刚形成的黑洞场。急剧的空间跳跃所造成的后遗症像一柄大锤碾过他的骨头,这个军部的文职官员觉得自己犹如被大头针钉在原地的蝴蝶一样,连拍动翅膀挣扎的力气也没有。而黄少天正紧张地看着他,看见他睁开眼睛,紧张感化作决堤一般的话语倾泻而出:“感谢老天你总算醒了,说实话我一开始就不应该让你上船,就算你再怎么说我也不该答应,混账,你多少年没做曲面跳跃的适应训练了?……”

但是喻文州最想知道的不是这个。他没办法移动身体,甚至连声带都...

+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